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皮博物馆

宣传虎皮鹦鹉优秀文化;传播虎皮鹦鹉饲育技术。

 
 
 
 
 

日志

 
 

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第一章第1-3节)  

2014-11-15 22:31:53|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20 19:00:40    状态:已完结

第1章 第一节 打开心灵的樊篱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18 19:58:52    状态:连载中
  我是一只小小的虎皮鹦鹉。从我记事起,我周围的环境就是灰蒙蒙的,整天听着隔壁前后左右的虎皮们叽叽喳喳。
  妈妈说我是个男孩子,我天蓝色的美丽的羽毛配上上珍珠一样的花纹,妈妈就叫我珍珠斑。
  我很小很小时就问过我的妈妈:为什么我们不能像每天进来和我们一起吃食的麻雀那样,想进来就进来,想出去就出去呢?而遭到的却是妈妈的否定:麻雀是低贱的鸟,怎么能跟这种长得一般的鸟比?孩子啊,你没看到咱们的饲养员总是赶走那些麻雀吗?
  我没有再问下去,但是心里一直在想:麻雀再低贱,可是它们自由呀。
  我就在这浑浊的空气和肮脏的鸟笼里一天天成长着。
  时间一点点流逝着,我的羽毛已经丰满,可以站起来慢慢行走了!我好奇地看着这个世界,和同一笼的姊妹们整天打打闹闹,而妈妈也不像我小时候那样每时每刻都管着我了。日子无忧无虑。
  我自出生以来,就只见过饲养场的鸟类和饲养员,这里大多数都是虎皮鹦鹉,听妈妈说隔壁还有一种花花绿绿的叫起来很吵的鹦鹉——牡丹鹦鹉,还有一些不怎么叫唤的玄凤鹦鹉。但他们都在隔壁的房子,我从来没见过。
  我爱我的妈妈和兄弟姐妹们,其实我还依恋一个人:饲养员。他每天都对我们很好,给我们吃的和干净的水。
  有一天,饲养员来换水,我对他的气味很熟悉了。我向他走去,想看清他的脸庞。突然,一向和蔼可亲的饲养员好象变了一样,一下把毫无防备的我抓了出来。
  哦!他要干什么!好难受,放开我!我拼命尖叫着,撕咬着戴着手套的饲养员的手。
  妈妈——我毕竟还是个孩子,突然想到了妈妈,我拼命挣扎着看向她。但妈妈看都不看我,把头埋在食盆里吃食了。
  妈妈!!!妈——妈 妈妈。。。
  我闭上了眼,泪水还是挡不住地滑落,我最爱的妈妈和饲养员。。。。
  慢慢地,我感觉饲养员的手松开了。
  我缓缓睁开了双眼。。。。。。

第1章 第二节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18 19:58:52    状态:连载中
  我感觉我的身子在不住地颤抖。
  直到一声鸟鸣传来,我才回过神来。却发现我完全置身于一个陌生是鸟笼。
  陌生的环境。
  陌生的气味。
  妈妈呢?
  和我一窝出生一起玩闹的兄弟姐妹呢?
  我颤栗地伏在笼子底端,紧紧地望着一群围着我打量的虎皮鹦鹉。此时,我多么希望妈妈,哪怕是一只我认识的朋友出现在我身边呀!
  哎,他是谁?
  不知道啊,看!他身上的花纹怎么和我们的不太一样?
  可看他钩钩的嘴好像和我们是同类啊。他比我们小哎,瞧,他的尾巴还没长齐呢!
  只听他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我。我微微偏过脑袋,端详着这一张张陌生的面孔,知道他们都比我大两三个月,身上的羽毛已经丰满,可以展翅飞翔了。
  而我,却还只能像只鸡一样满地走。
  嘿,你是谁?毛色到时和我一样,只是为什么花纹和我们不同?一只原始绿品种的虎皮第一个开口。
  我觉得他们也并无敌意,扎起还不算丰满的羽毛抖了抖,微微站了起来。
  我。。。叫珍珠斑。我的花纹之所以和你们不同,是因为我是一只云斑虎皮鹦鹉。。。。
  这个笼子里都是最普通的原始种,要么蓝色,要么绿色。
  比起他们来,作为一只云斑虎皮鹦鹉,自然要比他们高贵,这我是知道的。我是有理由在他们面前骄傲的。
  但我不是傻瓜,他们一只只都比我高大。何况这对我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鸟的天性让我变得警惕。
  我不知道,我的噩运才刚开始。
  也许是那帮普通的家伙知道我比他们高贵。等我长大后,一定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美丽,更会受到人类的喜爱,所以,他们嫉妒我。在每次饲养员放上上好的蛋小米时全部一拥而上,把弱小的我挤在一边。即使有水果蔬菜,他们吃不完,还在上面拉鸟屎,让我难以下咽。
  也许他们看我小好欺负。他们吃饱了就游戏似的飞过来比看谁在我身上拔的羽毛多。绒毛已经很痛了,如果是正羽,拔了后生疼,有时,还会流出殷红的血。。。。。。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熬下去。很多个寂静的夜晚,泪水无声地流淌下了。
  因为营养不良,一个月以来我的身子瘦小得可怜,羽毛长得极慢,没有一丝光泽。
  这天晚饭,我几乎粒米未吃到,还被羞辱得遍体鳞伤。
  夜幕降临,所有的鸟儿都进来温暖的木质小窝。只有我,趴在笼底无力地耷着翅膀。冬天的寒风透过排气扇呼呼吹进来,让我瑟瑟发抖。虎皮鹦鹉是不耐寒的。在这样的夜晚,瘦弱的我明白有可能我再也看不到明日的阳光了。我感到颤抖的身体在一点点变冷、僵硬。
  渐渐,我的眼皮抬不动了吗,好想沉沉睡去。但我不知道这一睡还能不能醒来。
  我还没有真正飞过一次,哪怕在拥挤的笼子里也没有!
  我还没长大,还没在日光下唱过一次歌,还没有长成一只真正的虎皮鹦鹉!
  。。。。。。
  太多的愿望还未去实现,就在这样一个肮脏的笼子里死去了吗?
  我是美丽的云斑虎皮,有比他们高贵的血统,我要让所有的鸟羡慕地看着我飞在蓝天里!
  不!我不会向严寒屈服,不会死在这群无耻的虎皮手中!更不会向命运屈服!
  我猛地感觉一股热气从身体的最深处涌出,慢慢渗透到了全身。
  我变得亢奋了,第一次有这般的自信。在这个月里,受尽屈辱的我几乎一声未吭。
  我觉得我长大了。在刚才的严寒和不堪回首的过去里,我都没有再想到过妈妈,更没有在心理上依靠她。
  也许,我本来就是一只孤傲的虎皮鹦鹉。
  随之,一个大胆的想法掠过脑海:我要飞出这窄小的饲养场,去寻找一只虎皮真正的自由与快乐!
  我浑身燥热起来。可是梦想很美,现实总是很残酷。
  我望了望连羽毛还未长齐的自己,摇头叹息。
  我能行吗?


第1章 第三节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18 19:58:52    状态:连载中
  那个寒冷的冬夜我熬过来了。
  当第二天阳光灿烂地跳进饲养场,照在我的羽毛上时,我要飞出去的决心和信心像吸了水的海绵一般,迅速膨胀起来。
  现在当然还不行,我连最基本的飞行还不会。
  为了这个梦想,我必须付诸行动了。
  第二天一早,当饲养员重新加入新鲜的谷粒时,我第一个冲到食盆上,不管不顾,埋头猛吃。我要让身体首先强健起来。
  那群虎皮先是有些惊讶地看着我,而后,他们一只只发出“咯咯咯”短促而有力地叫声。这是虎皮鹦鹉发出警告时特有的声音。
  我毫无畏惧,甚至有些得意,故意把谷子嗑得很响。
  接着,他们一只只愤怒地朝我飞扑过来,朝我猛咬狠啄。
  我紧紧地用身子护住食盆,彭起羽毛,朝一只只向我攻击的钩嘴反抗。
  顿时鸟笼里尘羽飞扬,一片混乱。
  我一定要打败他们!
  无奈,他们鸟多势众 ,我太弱小了。终于,被他们从食盆上硬拖了下来。笼子底端,有我无数的绒毛和鲜血。。。。。。
  我受了重伤,对心底的那个愿望也一点一点地黯淡下来。
  命运还是眷顾我的。就在那一群虎皮吃得正欢时,饲养员伸过手链,轻轻托起了我。
  不知为什么,我没有了上次的恐惧,我能感觉到饲养员的手是柔和的,没有敌意。
  我忽然想到了妈妈,她那温暖的怀抱。如果说昨晚自认为自己已经长大的我,那么此刻,我又在困难面前想到了妈妈,变成了一个依赖母亲的孩子。
  有心的饲养员见我受了伤,把我抓出来放入一个小笼子里亲自喂养。给我吃营养丰富的米糊,鲜嫩是蔬菜。半个月后的我,已经变得结结实实,羽毛油亮亮的。
  我其实一刻也未忘记我的愿望,整天在鸟笼里扑腾练飞。无奈,笼子太小了,我只能算是跳跃而不算真正的飞行。
  半个月后的一天,饲养员把我又重放回了大鸟笼里。
  我的身体已不再虚弱。于是,我昂着头进了鸟笼。
  却发现笼子里已不是那群曾经欺负我的虎皮了。
  天哪,这个笼子里全是已经成年的大虎皮了。虽然他们都是原始种。
  他们比原来那个笼子里的鸟年龄大多了,自然体形也大,哪怕是一只,我也是打不过的。
  我唯一一点自信也熄灭了,几乎想放弃了那个愿望。
  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这些成年的虎皮对我都很友好,对我这个小鸟的到来很少欢迎呢。他们关心我,保护我,仿佛我就是他们的孩子。
  终于有有一天,我把心底埋藏已久的那个愿望说了出来,我想他们一定会支持我的吧!
  真是事与愿违。平日一向喜爱我的叔叔婶婶们都嘲笑我:珍珠斑,别傻了孩子,你飞出去能找到吃的吗?听说外面有许多可怕的动物,他们会吃了你!
  就是,记得我小时候就有一只虎皮和你一样想自由飞出去了。至今下落不明呢,估计早就死了。孩子挺好,快灭了这个心愿吧。
  我都有些徘徊了,但在心底还是想去看看大千世界。
  孩子,你真的。。。决定了吗?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我寻声望去,这是一只原始绿虎皮鹦鹉,听说在饲养场已生活了九年,可以说是风烛残年了。
  我犹豫了一下,朝着这只老鹦鹉走去。
  别理他孩子,这老家伙不是好东西!大家纷纷阻止我。
  可我心底对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亲切感。
  爷爷,我决心要出去!
  好,好啊!你是一只有志气的虎皮鹦鹉啊!
  啊,爷爷,您支持我?!
  嗯。老鹦鹉眯起双眼,打量着我。可是你的羽毛是蓝色的啊,外面可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性命的。。。
  我不明白,蓝色的羽毛有什么不好吗?
  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你也会明白的。也有再问你一次,你真的不怕吗?
  嗯,不怕!整天呆在这个笼子里,虽说丰衣足食,可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那么,爷爷,我飞出去以后又该去哪里呢?
  澳大利亚!
  什么?!澳大利亚?
  对,那是我们祖先生活的地方。。。。。。

第1章 第四节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18 19:58:52    状态:连载中
  澳大利亚?啊!那是什么地方?我不解。
  老鹦鹉叹了口气。多少年了,我离开家乡那么久了,如今也老了,落叶却无法归根。。。。。。
  什么,难道您不是在饲养场出生的?
  唉——老鹦鹉的双眸里渗出了一滴浑浊的泪水。在回忆中打开了埋藏在心底已久的话。
  孩子,你不知道,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虎皮鹦鹉一直是个大家庭,成群的生活在澳大利亚的内陆上。那是,我还很小,我们都按着祖先生活的方式生活着。。。。。。
  后来呢?
  后来,就在我刚戴帽的时候,人类来了。因为我们成群结对,数量很是庞大,吃了
  人类田里的作物。人类驱赶我们,捕捉我们。在田里下毒、投网,我的好几个伙伴就都被抓去了,再也没有回来。人类捕捉我们,有时并不伤害我们,我们的羽毛艳丽加上我们性格温顺,于是人类便饲养我们,把我们视为观赏鸟。就像我们现在在这笼子里一样。
  终于有一天,我也因贪玩被人类捉去了。那时,我拼命向父母呼救。可是父母又能帮得了我什么呢,他们也要逃命,拍拍翅膀飞走了。我充满了绝望,后来我被卖到了市场,不知怎的,就到了这饲养场。九年了!我每时每刻不在思念着故乡,不知家乡的风景变没变,亲人怎样了,唉。。。
  我懂了爷爷。您是要我回到我们祖先的地方,哪里才是我们虎皮生活的地方。不过,那地方在哪?
  那地方很遥远,时间太久了,我具体也记不清了。印象中要一直往南往南。唉,人类把我们抓来,繁殖出各种更加漂亮的品种:灰翅、蛋白石、黄化,还有你, 云斑都是他们的产品。而我,却还保持这原来的样子。
  哦?爷爷,澳大利亚的虎皮们都是像您这样的原是绿品种吗?
  是呀。老鹦鹉的双眼迷离起来,仿佛眼前就出现了一群正在飞翔的绿色虎皮鹦鹉。
  我们的毛色在树上不易被天敌发现。一群飞起来,就像风吹起一地的树叶,很是壮观!当然,我们家族也有出现过蓝化现象的,毛色和你的差不多。只是蓝色过于显眼,他们都被大自然淘汰了。所以,我刚才说你这样出去,会遇到更多了危险。
  爷爷,我不怕!我答应您,一定回到祖先生活的地方!
  老鹦鹉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这个老家伙!你是要珍珠斑去送死吗?!一只虎皮愤怒地叫道。
  我是不会再动摇了,我心已决。
  你要真想去送死就去吧,别怪我们当初没提醒你!
  几天后的一个中午。我们把笼中吃剩的一个苹果核扔到了笼底。饲养员见了,拧下拴在笼门上的铁丝,打开了门,伸进手来拿。门已大开,一个口足以放我飞出去,但我需要站在饲养员的手臂上。
  这是一个好机会!但时间很短。而我,还未做好独自面对世界的准备。虽说我的羽毛已经丰满,可我还没有试飞过一次啊!
  珍珠斑,快!抓紧时间,冲出笼子,看到那个开着的窗户了吗,从那儿飞出去!老鹦鹉蓦地大叫。
  我被他吓了一跳。我。。。。。。可以吗?
  你行的,孩子!快!快呀!
  我。。。。。。还不会飞。。。。。。
  你会的!没时间了!老鹦鹉以最快的速度飞跃过来,狠撞了我一下。我一闪身,再睁开眼时,发现我已站在了伸进来的手臂上!
  事已至此,我一咬牙,直向那个出口冲去。饲养员见我要出去,将手臂一翻,想用大手把我盖住。我已长锋利的指甲紧紧抠住饲养员的衣袖,一步一步向那个出口走去。
  只听得一阵翅膀割开气流时的脆响,我猛然感觉身子变得轻盈了,好像在上升!我下意识地拍动了一下双翅,身子边快速向前飞去。
  啊!这就是飞的感觉吗?我飞起来了!!
  有些歪歪斜斜重心不稳,我镇定了一下情绪,使劲儿一扇翅膀,在所有虎皮的注视下,从窗子那里冲了出去。
  几下便在午后虚幻的阳光中消失了,留有的,只是在所有虎皮鹦鹉心里一个深深的背影。。。。。。

温馨提示: 
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全文阅读和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txt全集下载。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