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虎皮博物馆

宣传虎皮鹦鹉优秀文化;传播虎皮鹦鹉饲育技术。

 
 
 
 
 

日志

 
 

第3章 第九节  

2014-11-18 17:55:20|  分类: 文学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章 第九节

作者:茶靡小野狼    更新时间:2014-10-20 18:34:41    状态:连载中
  我带着栲克提尔在空中急速飞行着。通过这几年的野外生存,我的眼睛越来越明亮,虎皮鹦鹉的视野本就开阔,加上我的刻苦训练,我的眼神更加的好了,可以在急速飞行中寻找我要找的目标。

  说实话,经过刚才栲克提尔在巨蜥面前怯懦至极的表现,我真是又气又恨,我再也不要理睬他,就当我没有这个胆小的朋友!

  当然,我既然和他待了一年之久,又做了他一年的老师,就该对他负责。

  我身下,楼房越来越多,我不得不调整着高度,防止撞上那些林立的高楼。

  这里是城市吧!这些车水马龙给了我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寂寞感,是那种旧地重游的寂寞。

  为什么会有这种略带酸味的感觉?

  时间入水,冲淡了我的记忆。我一下什么也想不起来。

  嘀嘀——一声很有穿透力的汽车喇叭声传到我的耳朵里,那一声喇鸣就像一把钥匙,一下打开了我记忆中的闸门。

  这就是那个当年我见到的四个轮子跑得很快的家伙吧!这三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森林高原等无人区。好久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人类了啊!

  记得当年我刚从饲养场飞出,外面的世界也和现在一般,人来车往,周围有楼房矗立。唉,时间真的好快,白驹过隙间,我已经离那个饲养场十万八千里了吧?也许,我此生都不会再回去了。看看饲养场的母亲是否还好?看看那些幼时的伙伴们。当年鹦鹉爷爷要我到这澳大利亚来,现在,我完成了!可是,他还在吗?那是的我,是多么的年轻呀!

  一种伤感涌上心头,扩散到全身。背上的栲克提尔似乎回过神来了,他大概从出壳以来就没见过城里的这般景象,略带些惊吓地说:珍珠斑,我。。。。。。

  你不用再说什么,你让我太失望了。我之前说过的,从今天起,咱们就分道扬镳!

  不,珍珠斑,求你。。。。。。

  放心,我会安顿好你的,在那里你可以安逸地生活,绝不会有别的鹦鹉来打扰你。只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你可能再也不能飞翔。

  栲克提尔一听到“安逸的生活”立马说:不飞就不飞,只要有吃的有喝的就好。

  我心里黯然一笑,觉得像栲克提尔这样一只野生鹦鹉沦落到现在这个样子真的很悲哀啊!也许,他从小就受家族的唾弃、鄙夷,从幼时就养成了这种怯懦的性格吧。幼时养成的性格是很难改变的了。

  我忽然觉得,我比起他,真的算是很幸运了。我小时出生成长在饲养场,大家的毛色都不是原始绿,谁也不嘲笑谁。不然,我无法想象,我的性格若像栲克提尔那样。。。。。。唉!

  我低空飞行,忽然,我听到了一阵喧闹的鸟鸣声!好像还有我们虎皮鹦鹉的叫声!

  这是人类的地方!我看见,里面许多笼子里装着鸟儿。

  门虚掩着,我让栲克提尔待在屋顶上,我体形小,先进去去看看。

  嘿!笼子里一只虎皮鹦鹉先发现了我。

  嘘~~~我环顾了下四周,发现这个店的人坐在台前对着一个屏幕仔细地看着,根本没注意到我。

  这个笼子里的虎皮鹦鹉真漂亮啊!都是黄色红眼的,隔壁笼子里的笼子全是纯白的。还有各种不同品种的虎皮鹦鹉。

  我仿佛穿越回了饲养场,那个我出生的地方。只是,这里的环境比我出生的地方要干净好看得多。

  还有一笼子的虎皮,毛色很淡,接近白色,只是他们的羽毛,全都翘了起来,像炸开了一朵朵小花。我以前还真没见过这种品种的虎皮呢!他们懒懒地站在杠子上,回头望了我一眼,我都看不到他的眼睛。

  啊,我知道这些虎皮们的品种,蛋白石、灰翅,还有和我长得一样的云斑,真的好熟悉啊!只可惜,他们都不是我当年的伙伴。

  这里还有我在澳大利亚野外见到的一些鹦鹉,比如葵花鹦鹉。但他们只是看了我一眼,继续干他们的事,或彭毛打盹,或低头在食盆里取食。我曾经在饲养场呆过,很了解这里的生活是多么的闲适。

  没错,我就是想让栲克提尔到这里来!我觉得这里再适合他不过了!

  我转弯看见了一笼花花绿绿的小型鹦鹉,在澳大利亚的野外,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哎!他们叫声很大很尖,吵得我耳膜震震的。

  他们有鲜红的钩状嘴,鼻子周围还有一圈漂亮的白色,最漂亮的是他们的眼睛,一圈纯白色包围着。他们头部越往上呈棕色,翅膀是深绿,而肚皮,都是那种像春天的草刚冒芽般的嫩绿色。尾巴很短小,像一个“V”形。

  他们是什么鹦鹉?我跑过去,悄悄地问他们:你们是什么品种的鹦鹉呀?为什么在野外从来没见过你们?

  大部分的红嘴鹦鹉只是懒懒地瞥了我一眼,继续将头埋在翅膀下打盹,终于有一只鹦鹉,悠悠地说:你不知道我们是什么鹦鹉啊?我们是棕头牡丹鹦鹉。

  棕头牡丹鹦鹉?这就是牡丹鹦鹉?!我忽然想起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说过,在我们的隔壁的隔壁,住着爱吵闹的牡丹鹦鹉和文静的玄凤鹦鹉!只是那时我根本从未见过他们一面。

  现在我终于见到了牡丹鹦鹉!唔,栲克提尔不就是玄凤嘛,野外的玄凤长得也就那样吧。对了,看看这里有没有玄凤鹦鹉啊!要是有的话,没准以后栲克提尔可以和他们一起生活。

  玄凤鹦鹉在最前面。

  我看见了不少野外玄凤一个样的,还看见一笼子玄凤鹦鹉,长得和栲克提尔像极了!只是,他们没有栲克提尔身上的灰色羽毛。他们的头部是黄色,越往下越淡,下身都是纯白色了,看起来比栲克提尔还要美丽!果然妈妈说的没错,玄凤鹦鹉一点也不吵闹,乖乖地站在那里,也不知他们无聊不无聊。

  我问那群白色的玄凤:你们是什么品种的玄凤?

  黄化啊!

  噢~~黄化。我在心里记住他们的品种。

  我转头一看,哎呀,我竟然没注意到,旁边的笼子里,有三只玄凤长得和栲克提尔真的是好像啊,他们身上背上也是一大块的灰黑色,头部是淡黄色,他们一定和栲克提尔是一个品种!

  他们长长的尾羽显得很潇洒。其实说实话,栲克提尔经过我一年的训练,羽毛油亮,比他们更夺人眼球。

  你们又是什么品种?我友好的问。

  我们是特派玄凤。旁边两只玄凤说。右边那只特派玄凤笑呵呵地说:嗨,咱俩是特派,中间那只可不是哦,他是珍珠玄凤!

  哦,谢谢!我看了下中间那只玄凤,果然他背部的灰色羽毛和其他两只不太一样,他灰色的羽毛上像散布着点点黄色的珍珠。

  我高兴地知道了,栲克提尔原来是一直特派玄凤,我想是时候把他带进来了。

  我悄悄溜出门,飞到屋顶上。对栲克提尔说:跟我来吧。

  去哪儿?

  你跟我来就是了。

  栲克提尔在我后面,我带着他来到了那个虚掩的门前。

  嗨!我一下绕道栲克提尔背后,狠狠地退了他一把。哎呦!栲克提尔一下被我推到了门里面。

  他身形很大,黄白色的羽毛又很显眼,那位一直坐在台前的人一下看到了他!

  我在门外看着。

  哎,怎么有只玄凤跑出来了!台前坐着的那位女人一下站了起来。

  我和人类待过很长一段时间,我知道人类是不会伤害漂亮的鹦鹉的,只会把我们关进笼子观赏。

  女人悄悄走过去,一下把门带上了。栲克提尔这回再也跑不出去了。唉,我其实挺为他惋惜的。

  女人拿起一根很长的棍子,棍子的前端有一个网兜。

  栲克提尔紧张地望着这个”天敌“。他出生以来大概还没见过人呢。

  一下,那个网兜扣了下来,栲克提尔一阵惊慌失措地惨叫,拼命扑扇着翅膀。

  女人俯身,大拇指和食指轻握栲克提尔的脖子,栲克提尔吓得直蹬着双腿。

  女人带着他往里走去,我看不见了,但我知道,她一定是把栲克提尔捉回笼子去了。

  唉,但愿他和笼子里的那些玄凤鹦鹉生活的快乐吧!

  我一振翅,起飞了。

  投奔人类,这也许是栲克提尔最好的去除了吧!

  既然他也不在我身边了,那么下一步,我还是该回到我的族群去。



温馨提示:
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全文阅读和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txt全集下载。虎皮鹦鹉珍珠斑的故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